b0b体育平台下载

 ·主页 >> 毛泽东专题 >>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长篇回忆录)

 

  

〔共41頁〕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上一頁 下一頁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
 

〔长篇回忆录〕

 
作者/蒋建农 郑广瑾 bob体育竞猜网首页整理编辑
 
  

三十九章 迎接三大主力红军会师
 
 

  1935年9月,张国焘一再抗拒中共中央北上命令,擅自率军南下,10月5日,张国焘在松岗卓木碉召开反党的高于会议,宣布另立中央,自封“主席”。还非法成立了“中央政府”、“中央军委、”“团中央”等机构,并以第二“中央”的名义,非法地宣布撤销毛泽东、周恩来、洛甫、博古的工作,开除其党籍,下令通缉;杨尚昆和叶剑英应免职查办。

  张国焘另立中央的反党分裂行动,遭到了朱德、刘伯承的坚决反对。徐向前也表示了明确的反对态度。

  另立“中央”自封“主席”,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活动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对张国焘的反党分裂活动,进行了严肃而灵活的斗争。1936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成立第二“中央”的决定》,指出:

  “张国焘同志自同中央决裂后,最近在红四方面军中公开的成立了他自己的‘党的中央’、‘中央政府’‘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与‘团的中央’。张国焘同志这种成立第二党的倾向,无异于自绝于党,自绝于中国革命。党中央除去电命念张国焘同志立刻取消他的一切‘中央’,放弃一切反党的倾向外,特决定在党内公布1935年9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饿界的决定。”

  张国焘率领南下的部队,包括红四方面军全部和红一方面军中编入左路军的红五军和红三十二军,总数达八万余人。1935年10月初,张国焘率领这支部队开始向南征战。10月7日,制定了《绥(清)崇(化)丹(巴)懋(功)战役计划》,部队分左右两纵队南进,广大指战员发扬勇敢顽强,不怕牺牲的优良作风,运用奇袭、夜摸、迂回穿插等灵活机动的战术,连克绥靖、崇化、丹巴、抚边、达维、懋功、日隆关、巴朗关、火烧坪、邓生等地。10月20日,战役胜利结束,共击溃川敌六个旅,歼敌3000余人。

  红军南下,蒋介石急令刘湘调兵防堵。刘湘调集了约80个团兵力,布防于名山、芦山、天全、宝兴、大硗碛、金汤、泸定、雅安、汉源一线,等待张国焘的到来。

  10月20日,红四方面军制定了《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战役计划》,兵分左中右三路纵队,向南进攻。开始,进展比较顺利。至11月12日,先后攻克主兴、天全、芦山,前锋逼近邛鄜县境。这时,刘湘集结80多个团的兵力,企图在邛崃、名山地区与红军主力战,阻止红军东进成都平原;另以16个团赶向新津、洪雅地区策应;而薛岳部主力则集结成都等命行动。

  然而,张国煮不顾敌情严重,仍令红军主力进攻名山、邛崃,11月16日,红军攻克名山东北要镇百丈。19日,敌集中10多个旅兵力,在飞机掩护下向百丈地区反扑,红军基战七昼夜。毙伤敌1.5万余人,红军也伤亡近万人,被迫撤至名山西北地区转入防。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被迫结束。百丈失利,标志着张国焘南下方针的破产。徐向前就:“毛泽东同志说过:南下是绝路。后来的事实,完全证明了这一正确论断。吃一堑,第一智。我对毛主席的远大战略眼光和非凡气魄,是经过南下的曲折,才真正认识到的。①”南下以后,红四方面军行军作战,减员很大。1936年4月进行整编,已从南下时的8万多人减到4万余人,这是张国焘南下方针造成的恶果。

  党中央和毛泽东对红四方面军极为关心,保持密切联系。经常告以全国形势,通报敌情,指示行动方针,转告红一方面军的胜利消息,1935年12月党中央瓦窑堡会议确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后,党中央立即把会议精神通报红四方面军,使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干部开阔了眼界,受到巨大的鼓舞,大家表示应在新的统一战线策备路线的基础上,团结起来,一致对敌。张国焘也表示同意中央的新策略。

  党中央又及时把红一方面军胜利的消息,转告红四方面军。党中央北上方针的胜利和张国焘南下方针的破产,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广大指战员在私下纷纷议论:“还是中央的北上方针对头,”“南下没有出路。”全军要求北上的呼声日益强烈。红四方面军高级干部越来越认识到停留在川康少数民族地区不是出路,要求北上与党中央会合的情绪日益增长。部队到达甘孜、炉霍地区后,徐向前提出:“西康少数据民族地区,地广人稀,部队兵员、粮食、衣物无法补充,要赶快北上与中央会合。②”

  1935年11日,驻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代表张浩(林育英)回到陕北,他受中共中央委托,积极做张国煮的工作。1936年1月24日,张浩致电张国秦,传达共产国际指示:“共产国际完全同意中国党中央的政治路线,并认为中国党在共产国际队伍中,除联共外是属于第一位。中国革命己成为世界革命伟大因素,中国红军在世界上有很高地位,中国红军的万里长征是胜利了。”他建议张国焘取消伪中央,“可立即成立西南局,直属代表团。”关于张国焘与中内原则上的争论,“可提交国际解决。”他不断地致电张国焘,要求他北上与党中央会合,林育英传达的共产国际指示,结张国焘的分裂主义是当头一棒,促使陈昌浩转变了态度,表示服从共产国际的决定。朱德、刘伯承、徐向前趁机做张国焘的工作,劝他取消这边的“中央”,其他分歧意见,待以后慢慢解决。为了给张国焘一个台阶下,他们还提出:这边组成西南局,直属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领导,暂与陕北党中央发生横的关系。这个过渡办法,张国焘表示愿意接受,中央从维护党内统一出发也表示同意。1936年1月24日,中共中央致电张国焘,指出:“所争持者为政治路线与组织路线之最高原则,好在国际联系己成,尽可从容解决。既愿放弃第二党。则他事更好商量。表示同意“成立西南局,直属国际代表团。暂与此间发生横的关系。”张国焘见处境孤立,被迫于1936年1月27日致电中央,表示“原则同意”党中央的路线,放出“急谋党内统一”的空气。6月6日·张国焘被迫公开宣布取消伪“中央”,准备成立西北局,历时8个月的张国焘伪“中央”,终于寿终正寝。

  1936年7月1日,红二、六军团长征入康,齐集甘孜,受到了红四方面军的热烈欢迎。朱德与任弼时、贺龙见面时非常高兴,说:“你们来了,我们一起北上,党中央在毛主席那里。”任弼时坚定地说:“总司令,我们来听你指挥!”南昌起义时的老战友贺龙说:“总司令,我们二、六军团天天想,夜夜盼,就盼和中央会合哩!”

  7月1日,中共中央为红二、六军和红四方面军甘孜会师发来贺电,说:“我们以无限的热情庆祝你们的胜利的会合。欢迎你们继续英勇地进军,北上陕甘与一方面军配合以至会合,在中国的西北建立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建立抗日救国的统一战线”,“向着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卖国者,开展神圣的民族革命战争。”

  随后,红二、六军团奉中共中央命令,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设立总指挥部,总指挥贺龙,政治委员任弼时,副总指挥肖克,副政治委员关向应,参谋长李达,政治部主任甘泗淇:下辖红二军(红二军团)、红六军(红六军团〕,红三十二军(原红九军团)。红二方面军的成立,对配合朱德、刘伯承和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维护党中央正确路线的执行,有着重大的意义。

  中共中央还发了一份由任粥时亲译的电报,电文大意是:对张国焘的错误要坚决进行斗争,并劝说其北上与红一方面军会合。要团结二、四方面军共同北上。要求任弼时结合具体情况,去传达、宣传、贯彻中央的方针。任弼时认真贯彻中央的指示,与朱德、刘伯承、贺龙、徐向前等同志共同努力,对促进张国焘同意二、四方面军共同北上,起了重要作用。

  张国焘终于被迫同意北上。在开始北上前后,党中央和毛泽东不断来电,询问情况,热情欢迎北迸,5月25日.党中央致电四方面军,告诉说,红一方面军“西渡后,向陕、甘、宁发展,策应四方面军与二方面军,猛烈发展苏区,渐次接近外蒙。”国际盼望红军靠近外蒙、“新疆。”“四方面军与二方面军,宜趁此十分有利时机与有利气候速定大计,或出甘肃,或出青海,在兄等大计决定之后,一方面军适时向天水、兰州出动,进一步策应兄等,使蒋军不能拦阻”,6月25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致电朱德、张国焘,询问二、四方面军:“何日开始北上?经何路?何日可达何处?敌情如何?我陕甘应如何策应?均请见告。”并指出:“如能迅出甘南,对时局助益非浅。”

  7月初,红二、四方面军分左中右三个纵队开始共同北上。党中央和毛泽东非常高兴,不断给予指示。7月13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致电朱德、张国焘、任弼时,指示红二、四方面军北出草地后,应迅速攻占氓州,此举将使红军在“战略上大占优胜。”7月22日,党中央致电红二、四方面军,告以“我们正动员全部红军井苏区人民粉碎敌人之进攻,迎接你们北上。”指出“二、四方面军以迅速出至甘南为有利。待你们进至甘南适当地点时,即令一方面军与你们配合南北夹合,消灭何柱国、毛炳文等部,取得三个方面军的完全会合,开创西北的伟大局面。”7月27日,中共中央批准成立西北局,由张国焘任书记,任弼时任副书记,统一领导红二、四方面军的北上行动。7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电询朱德、张国焘、任弼时:“不知粮食够用否?目前确至何地?8月中旬可出甘南否?”又说:“西北统一战线有了进步,三个方面军会合后,即能引起西北局面的大变化,兄等行军情形盼时告。”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攻占包座后,毛泽东等立即致电视捷:“接占包座捷电,无任欣慰。”并提出:“四方面军到包座略作休息,宜迅速北进;二方面军随后跟进到哈达铺后再大休息,以免敌人封锁岷西线,北出发生困难。”朱德、张国焘、任弼时接电后即复电中央,说明俟兵力稍集结后,即向洮、岷、西固前进。约8月中旬,主力可向天水、兰州大道出击。8月13日,党中央来电表示:“团结一致,牺牲一切,实现西北抗日新局面的伟大任务,我们的心和你们的心是完全一致的。”“我们已将你们的来电通知全苏区红军,并号召他们以热烈的同志精神,准备一切条件欢迎你们,达到三个方面军的大会合,”

  8月5日,西北局发布了《岷》(县)洮(州)西(固)战役计划》,决定分三个纵队向甘南发展,先机夺取岷县、临潭、西固地区,以利继续北进。8月5日至12日,各纵队先后由包座地区向甘甫前进。至9月中旬,红二、四方面军全部进入甘南,先后攻占了漳县、临潭、渭源、通渭、成县、徽县、两当、康县等县城,控制了岷县、陇西、临洮、武山、礼县等县的广大地区,为红军三大主力的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

  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作了大量准备工作。毛泽东对苏区军民进行动员教育,要求以热情诚恳的态度欢迎二、四方面军的到来,对过去的争论一概不谈,积极筹集粮食、牛羊,筹款买布,缝制棉衣棉裤,准备送给二、四方面军的战友,对于张国焘,党中央和毛泽东采取了党内的斗争,与人为善,诚恳相处,给予信任,不可求善太急,期待他进步的态度。为策应红二、四方面军北上,红一方面军主力于8月底从豫旺堡、同心城、黑城镇地区南下。并以聂荣臻率红一师直插静宁、隆德地区,9月18日,攻占界石铺。10月1日,红十五军团步、骑各一团组成的特别支队攻克会宁城。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已经指日可待了。

  9月初,蒋介石在解决两广事变后,急忙将南调兵力调回陕甘,以阻止红军三大主力会师,胡宗南部先头部队已达西北战场。9月中旬,中共中央根据敌情变化,决定组织静(宁)会(宁)战役,以红一方面军一部兵力向西兰大道静会段挺进;以红四方面军主力迅速占领隆德、静宁、会宁、定西段公路及其附近地区,控制西兰大道;以红二方面军一部兵力直出宝鸡以东地区,钳制与侧击胡宗南部,配合红一、四方面军夹击胡宗南部的行动,以便三个方面军提前汇合。

  9月18日,中共西北局会议在岷州三十里铺召开,讨论贯彻中央静会战役计划问题。张国焘主张红四方面军西渡黄河,进据古浪,江城子一带,伺机策应一方面军渡河,夺取宁夏,进入甘北,实现冬季打通苏联的计划。朱德、任弼时,陈昌浩等坚决主张立即北上会合一方面军。张国焘的意见被否定。会议制定了《通(渭)庄(浪)静(宁、会(宁)战役计划》,当天,朱德、张国焘、陈昌浩发布静、会战役纲领,决定四方面军在胡宗南部未集中静宁会宁以前,先机占领静、会及通定西大道,配合一方面军在运动战中央击该大道上之胡敌与静宁之骑七师,相机占领静宁,争取与一方面军会合。19日,红四方面军发布了向静宁进军的命令。

  然而,风云突变。张国焘离开岷州,跑到漳是四方面军前敌指挥部后,立即改变态度,命令四方面军部队停止北上,从通渭、渭源等地西撤,准备西进从循化地区渡河。于是,西北局在漳县再次开会,会议同意了张国焘的西进方案,决定四方南军从永靖、循化一带渡过黄河,占领甘北,而后实现与一方面军会合,全力夺取宁夏。9月22日,张国焘命令部队西进,并致电中共中央,称:“目前与胡宗南之一路军在静,会这一四面受敌之地区决战是不利的,”已令四方面军“迅速由兰州西之永靖、循化一带渡过黄河”,“时机紧迫,千祈采纳。”9月26日,中共中央复电张国素,不同意四方面军西进。同一天,张国焘向中共中央连发四电,称:“我们决定四方面军即应行动,先机抢占永登一带地区。”‘现已按此决定调动,不便再改动,务祈采纳。”又称:“四方面军已照西渡计划行动,通渭已无我军,如无党中央明令禁止。决照计划行动,免西渡、北进两失时机。”

  四方面军已开始西进行动。徐向前率先头部队向洮州进发,向老乡调查河西地形、气候等情况。老乡说,现在黄河对岸已进入大雪封山的季节,气候寒冷,道路难行。徐向前认为,地形、气候条件不利,渡河计划难以实现,9月27日,他把调查情况和自己的意见向朱德、张国秦作了汇报。恰在这时,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来电明令禁止四方面军西渡,电文指出:“中央认为:我一、四两方面军合则力厚,分则力薄。合则宁夏、甘西均可占领,完成国际所示任务;分则处均难占领,有事实上不能达到任务之危险。一、四两方面军合力北上,则二方面军可在外翼制敌;一、四两方面军分开,二方面军北上,外翼无力,将使三个方面军均处于偏狭地区。敌凭黄河封锁,将来发展困难。且胡敌因西兰路断怕我攻击,又怕东北军不可靠,不敢向隆德、静宁、拟向天水靠近王均。如四方面军西渡,彼将以毛军先行,胡军随后,先堵击青、兰线,次堵击凉、兰线,尔后敌处中心,我处偏地,会合将不可能,有一着不慎,全局皆非之虞。”“因此,中央认为四方南军仍宜依照朱、张、陈9月18日之部署,迅从通渭、陇西线北上,不过半月左右即可到达靖远、海原地区,从靖远渡河;一方面军仍在外翼制敌,则万无一失。一方面军目前确占界石铺,一面立即出四团以上通过隆、静线,直逼秦安、天水,使胡敌不敢动作,以便四方面军十分安全的北上。务请顾及整个局势,采纳此方针,亦即9月18日朱、张、陈三同志之方针。”

  根据中央的指示和徐向前地汇报,朱德、张国煮在洮州召开会议,讨论方针,一致决定放弃西渡计划,执行中央指示北进。随即复电中央:“为尊重你们的指示和意见,决仍照原计划东出会宁,会合一方面军为目的,部队即出动,决不再改变。”

  红一方面军为接应红四方面军北进,于9月30日派出红一军团第二师附骑兵第二团主力为左纵队,南下与先期占领界石铺的特别支队靠拢;以红十五军团第七十三师为右纵队,主力出郭城驿,于10月2日进占会宁城。

  9月29日,红四方面军总部下达了北进静、会地区的命令。中共中央立即来电表示“十分佩服与欣慰”。30日,红四方面军分为五个纵队,向通渭、庄浪、会宁、静宁北进。10月5日,重占通渭城。10月7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一部到达会宁与红一方面军第十五军团七十三师会合。10月8日,红四军第十师在会宁之青江驿、界石铺与红一军团第一师会合。10月9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到达会宁。10日,朱德、张国焘抵会宁,与红一方面部队胜利会师。

  10月21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到达静宁以北的平丰镇,与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二师胜利会师。

  至此,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终于胜利会师,结束了具有伟大意义的长征。

  10月10日,徐向前、陈昌浩、李卓然为三大主力红军会师致电毛泽东,兴奋他说:“一、二、四三个方面军的大会合已胜利的实现了,全世界的群众奋起了,……在会宁我们已经与红一师的战士们携手见面了。他们英勇杀敌的气概,和蔼亲诚的态度,使我们景仰钦佩。”

  三大主力红军会师的场面是极为热烈的。红一方面军将久已准备的毛衣、毛袜、毛手套、羊皮、羊毛、缝衣机和粮食、牛、羊、肉、菜、蜂糖等大批慰问品,送给二、四方面军的战友们。战友们相见,紧紧握手,热烈拥抱,喜泪盈眶,欢呼阵阵,充满着团结、友爱、融洽、欢欣的气氛。

  10月10日,中共中央、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出了《中央为庆祝一、二、四方面军大会合通电》,向红军的领导者、全体指战员致以“热烈的敬意与欢跃的贺忱;”指出“全国主力红军的会合与进入抗日前进阵地,在中国与日本抗争的国际火线上,在全国国内政治关系上,将要起一个决定的作用了。”提出了会师后红军的任务:“我们即刻就要进入一个新阶段了,这就是抗日民族革命战争的阶段,这就是创建全国国防政府抗日联军与民主共和国的阶段。我们要在这个新阶段中树立全国人民的模范,树立抗日战线的模范,争取一切国民党军队加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开通抗日前进道路,扩大抗日根据地,巩固抗日根据地,为保卫西北而战,为保卫华北而战,为保卫全国而战,为收复失地而战,为联合工、农、商、兵,为联合各党各派各界各军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而战。③”

  中国三大主力红军的大会师,对于发展壮大红军的力量,开创革命的新局面,促进全国抗日战争的实现,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1935年9月张国煮强令红四方面军南下时,毛泽东曾对红四方面军的同志说:“南下的路是走不通的,你们将一定要北上的”“我相信,不出一年,你们一定会北上。”毛泽东又对红一方面军的同志说,红四方面军总有一天要北上与我们会合,“也许在明年这个时候。”时间正好过了一年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北上与红一方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毛泽东的预言惊人准确地实现了。


  【注】
  ①徐向前:《历史的回顾》(中),第456页。
  ②徐深吉:《徐向前同志在红四方面军》,《艰苦地历程》(一)第46页。
  ③解放军政治学院:《中共党史参考资料》第7册第262页。
  

〔共41頁〕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上一頁 下一頁

 

 

 

 

bob体育竞猜网首页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b0b体育平台下载 ©.

 

环球国际中文网beplay澳门官方bob娱乐直播千亿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