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b体育平台下载

 ·主页 >> 毛泽东专题 >>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长篇回忆录)

 

  

〔共41頁〕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上一頁 下一頁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
 

〔长篇回忆录〕

 
作者/蒋建农 郑广瑾 bob体育竞猜网首页整理编辑
 
  

三十四章 俄界会议
 
 

  党中央和毛泽东率红三军、军委纵队和红军大学一部,离开巴西地区迅速北进,于9月11日晚陆续到达甘南俄界(今甘肃迭部县高吉村),与先期到达的红一军会合。当天,党中央致电张国焘,令其立即率左路军北上。电文指出:

  “国焘同志”:

  一、中央为贯彻自己的战略方针,再一次指令张总政委立刻率左路军向班佑、巴西开进,不得违误。

  二、中央已决定右路军统归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同志指挥,并已令一、三军团在罗达、俄界集中。

  三、左路军立即答复左路军北上具体部署”。

  但是,张国焘再次抗拒中央命令。9月12日22时,他直接致电一、三军团,声称“一、三军团单独东出,将成为无止境的逃跑,将来真会悔之无及。”攻击“诸兄不看战士无冬衣,不拖死也会冻死。不图以战胜敌人为先决条件,只想转移较好地区,自欺欺人论真会断送一、三军团的。”诱令一、三军团:“望速归来,受徐陈指挥,南下首先赤化四川,该省终是我们的根据地。”

  为了揭露和批判张国焘的分裂主义,确定今后的行动方针,中共中央于9月11日晚至12日在俄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张闻天、博古、王稼祥、凯丰、刘少奇、邓发。还有蔡树藩、叶剑英、林伯渠、杨尚昆、李维汉、李德,一军团的林彪、聂荣臻、朱瑞、罗瑞卿,三军团的彭德怀、李富春、袁国平、张纯青,共21人。

  这次会议对张国焘的右倾分裂主义进行了点名批判,有的同志对张国焘非常气愤,要求给他做组织结论,开除他的党籍。

  会议开始,毛泽东做了关于与四方面军领导者的争论及今后战略方针的报告。报告主要讲了以下几个问题:

  关于红军今后向北行动的问题。毛泽东说,我们坚持北上方针,但张国焘却反对,坚持机会主义方针。一、四方面军会合后,张国焘起初是按兵不动。七月中旬,党中央指示红军集中,结果由于张国焘从中阻挠而未能实现。张国焘到芦花时,中央政治局决定他任红军总政委,他才调动红四方面军北上,但未到毛儿盖又动摇了。到了阿坝后便不愿北上,而要右路军南下。这时,中央政治局的几个同志在周恩来处开了一个非正式会议,决定给张国焘发电报,要他北上。张国焘公然抗拒中央的决定,拒不执行北上的方针,这是不对的。毛泽东强调说,张国焘坚持南下是没有出路的,因为南面地形不好,又是少数民族地区,给养无法解决,红军作战只有减员,没有补充来源,战略退路也没有,如果不迅速北上,部队会大部被消灭。很明显,中央不能把一、三军带去走这绝路。

  关于在何处建立根据地问题。毛泽东说,不管张国焘等人如何阻挠破坏,中央坚持过去的方针,继续向北的基本方针。红军总的行动方针是北进,但考虑到目前党中央是率领一、三军单浊北进,力量是削弱了,从当前的敌我形势出发,行动方针应该有所变化,首先打到甘东北或陕北,以游击战争来打通国际联系,靠近苏联,在陕甘广大地区求得发展。毛泽东分析了陕甘一带的地势、居民和敌我双方的情况,认为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又有正确的领导,依靠游击战争,是可以战胜敌人达到目的的。

  关开张国焘错误的性质和处理办法问题。毛泽东指出张国焘在通(江)南(江)巴(中)苏区时已经犯了部分的严重错误;在粉碎四川敌人的六路围攻,退出通南巴苏区后,便形成一条错误路线。当一、四方面军会合后,中央曾想了许多办法来纠正张国焘的军阀主义倾向,但没有结果。张国焘的错误发展下去,可能成为军阀主义,或者反对中央,叛变革命。同张国焘的斗争,是两条路线的斗争,应采取党内斗争的方法处理。最后做组织结论是必要的,但现在还不要做,因为他关系到团结和争取整个四方面军的干部,也关系到一方面军在他那里的很多干部的安全。你开除他的党籍,他还是统率几万军队,还蒙蔽着几万军队,以后就不好见面了。我们要尽可能地做工作,争取他们北上。

  毛泽东报告后,会议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大家一致同意毛泽东的报告,严厉谴责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抗拒中央决定的严重错误,同意暂不给张国焘做组织结论,并要求在一、三军中加强教育解释工作。

  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决定深刻揭露了张国焘的错误及其历史根源,指出“四方面军的领导者与中央绝大多数同志的争论,其实质是由于对目前政治形势与敌我力量对比估计上有着原则的分歧,张国焘夸大了敌人的力量,轻视自己的力量,以致丧失了在抗日前线的中国西北部创造新苏区的信心,主张以向中国西南部的边睡地区(川康藏边)退却的方针,代替向中国西北部前进、建立模范抗日苏维埃根据地的布尔什维克方针。”决定还指出,张国焘存在着严重的军阀主义倾向,不相信共产党领导是使红军成为不能战胜的铁的红军的主要条件,他组织反党小团体同中央进行公开的斗争,对党中央采取了绝对不可容许的态度。决定号召红四方面军中全体忠实于党的同志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同张国焘的错误倾向作斗争,以巩固共产党和红军的统一。

  会议还讨论了组织问题,同意彭德怀关于缩小部队编制的意见。决定:一、将北上部队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由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林彪任副司令员,叶剑英任参谋长,王稼祥任政治部主任,杨尚昆任副主任;二、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彭德怀和林彪组成的五人团,作为全军的最高领导核心;三、成立编制委员会,以李德为主任,叶剑英、邓发、蔡树藩、李维汉为委员,负责部队的改编工作。

  中央政治局俄界会议是反对张国焘分裂主义斗争中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系统地揭发批评了张国焘的错误和罪行,及时地调整了战略行动方针,对于保证长征的全部胜利和最后战胜张国焘的分裂主义,起了重要作用。

  俄界会议的成功也充分表现了毛泽东卓越的斗争艺术。对此彭德怀评价说:“毛主席在同张国焘的斗争中,表现了高度的原则性和灵活性。”“一、四方面军分裂后,一、三军团到俄界会合,当晚中央召集了会议,有人主张开除张国焘党籍,毛主席不同意。说,这不是他个人问题,应看到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你开除他的党籍,他还是统率几万军队,还蒙蔽着几万军队,以后就不好见面了。在张国焘成立伪中央时,又有人要开除他的党籍,毛泽东也不同意。如果当时开除了张国煮的党籍,以后争取四方面军过草地,就会困难得多。就不会有以后二、四方面军在甘孜的会合,更不会有一、二、四方面军在陕北的大会合了。上述做法是在党内路线斗争中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的典范。”

  张国焘分裂红军,抗拒中央命令,指战员中议论纷纷。党中央率一、三军单独北上,部队中担心力量削弱了。为了及时把俄界会议精神传达到红军指战员,解释部队中存在的种种认识问题,毛泽东、张闻天等中央领导同志亲自给部队做宣传教育工作。会后的一个清晨,部队在驻地附近的一个大森林里集合开会,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博古、邓发、李德等出席了会议。毛泽东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

  “同志们!你们好!我们最近召开了一个重要会议,揭发批判了张国焘的逃跑主义和分裂党、分裂红军的罪恶阴谋。并决定:我们的红军还要继续北上。这不仅是我们的希望,也是全国人民的希望。”

  他接着说:“前几天,当我们迅速脱离危险地区后的行军路上,张国焘曾指使陈××派遣了十多个武装骑兵,趁着部队休息,叫喊:‘是四方面军的回去!”这充分暴露了张国焘他们分裂党、分裂红军的大阴谋。但是,他们没有得逞。那天,虽然有的同志跟他们走了,但是,四方面军的广大指战员是好的,是坚决拥护党中央北上抗日方针的,我们有信心取得北上抗日的胜利!”

  毛泽东充满信心地说:“从表面上看,我们的人数是少了,但从质量上看,我们锻炼得更加坚强了。今后,我们一定能‘以一当十’,而且一定能够起到‘以一当几十’的作用。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罪恶目的,不仅不能得逞,而且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们完全可以预料:他们将来一定会回来的。我们为他们的先遣队,为他们回来开路,为他们将来北上扫清道路。”

  毛泽东最后号召:“同志们!让我们紧紧地团结起来,向种种困难作斗争。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党所领导的英勇红军的!”

  毛泽东生动有力的讲话,使广大指战员一扫因张国焘闹分裂而带来的一片愁容,鼓舞了大家的信心和勇气。

  为了继续争取张国焘北上,中共中央于9月14日再电张国焘,“一、指出:四方面军目前行动不一致,而发生分离行动的原因,是由于总政委拒绝执行中央的战略方针,违抗中央的屡次训令与电令。总政委对自己行为所产生的一切恶果,应该负绝对的责任。只有总政委放弃自己的错误立场,坚决执行中央路线时,才说得上内部团结与一致。一切外交的辞句,决不能掩饰这一真理,更欺骗不了全党与共产国际。”说明“中央先率一、三军北上,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战略方针,并企图以自己的坚(艰)苦斗争,为左路军及右路军四军、三十军开辟道路,以便利于他们的北上。一、三军的首长与全体指战员不顾一切困难,坚决负担起实现中央的战略方针的先锋队的重要任务,是中国工农红军的模范。”尖锐指出:“张总政委不得中央的同意,私自把部队向对于红军极端危险的方向(阿坝及大小金川)调走,是逃跑主义最实际的表现,是使红军陷于日益削弱,而没有战略出路的罪恶行动。”恳切提出:“中央为了中国苏维埃革命的利益,再一次的要求张总政委立即取消南下的决心及命令,服从中央电令;具体部署左路军与四军、三十军之继续北进。”并且特别要求一此电必须转达朱(德)刘(伯承)。立复。”

  张国焘继续抗拒中央命令,并且越走越远。9月中旬,他强令左路军和右路军中之四军、三十军分别从阿坝和班佑、包座地区南下,再次穿越环境极端恶劣的草地。他预言一、三军一定不能北出,一定会被消灭、“葬送”,孤军北上,不拖死也会冻死”,“至多剩几个中央委员到得陕北。他屡电一、三军表示”“诚意”:“如遇阻则折回,并准备来接。”

  在阿坝,张国焘大造反党舆论,上演分裂闹剧。他召开所谓“四川省委扩大会议”,通过了反党分裂的《阿坝会议决议》。在会场上挂出“反对毛、周、张、博向北逃跑”的横幅标语,围攻朱德总司令和刘伯承总参谋长,妄图强迫朱德、刘伯承反对党中央和毛泽东,遭到朱德、刘伯承的坚决反对。朱德大义凛然地对张国焘说:“我再重复一下,中央北上抗日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决不会反对。毛泽东同志我信得过,你可以把我劈成两半,叵你绝对割不断我和毛泽东同志的关系!”

  党中央和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主力北上了,张国焘率红四方面军和编入左路军的红一方面军第五军、第三十二军及军委纵队一部南下了。然而斗争并没有结束,党中央没有割断与红四方面军的无线电联络,张国焘也没有断绝与党中央的无线电往来。党中央和毛泽东在指挥红一方面军主力胜利北上、开创新局面的同时,仍然极为关心红四方面军这支党的武装,一直想方设法教育和争取张国焘,为保存和发展红四方面军的力量殚精竭虑,费尽心智。
  

〔共41頁〕34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上一頁 下一頁

 

 

 

 

bob体育竞猜网首页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b0b体育平台下载 ©.

 

环球国际中文网beplay澳门官方bob娱乐直播千亿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