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b体育平台下载

 ·主页 >> 毛泽东专题 >>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长篇回忆录)

 

  

〔共41頁〕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上一頁 下一頁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
 

〔长篇回忆录〕

 
作者/蒋建农 郑广瑾 bob体育竞猜网首页整理编辑
 
  

第十六章 遵义大捷
 
 

  中央红军重返黔北,又一次出乎蒋介石的意料之外。他判断中央红军有“东与贺(龙)、肖(克)谋取联络之趋势”,急令黔军速往松坎一带堵截。在桐梓之黔军第四团立即开往松坎防守,留下两个连接防,旅长杜肇华亲率第六团赴桐梓一136一接防。为防中央红军向黔北纵深发展,王家烈急忙从贵阳到遵义坐镇指挥,井就近把驻湄潭、金沙的部队调往遵义集中防守。蒋介石命令确保遵义,薛岳急令留守贵阳的吴奇伟亲率59和93两个师速渡乌江,增援黔军,保住遵义,又令周浑元纵队向遵义靠拢,共同阻截红军向黔北纵深发展。

  滇军因与川军发生矛盾,一时无法参加“追剿”。滇军孙渡在2月25日一份电报中说:“此次本军入川,因驻叙(永)川军种种阻挠,遂致粮秣及滇市行使,均感困难。复因土城方面,川军进驻甚多,对于任务地区,又未明白规定,”因此只得“暂行休息整顿。①”

  川军潘文华,因怕中央红军北渡长江,未敢集中全力“迫剿”。毛泽东抓住敌人内部的矛盾,决定把打击方向指向黔军和中央军。进入黔北后,中央红军进军的主要目标,就是桐梓和遵义。2月21日,

  军委规定:“现我野战军任务主要是迅速脱离川敌,进攻桐粹,遭遇黔敌,对追我之敌则侦察戒备并掩护,在有利条件下则准备回击,消灭其一部,因此力争取先机,我一、三军团应日行七十里左右,用四天行程逼近桐梓,期于25日会攻桐梓,并准备沿途遭遇黔敌。”

  红军各部队分头进行了深入的战斗动员。红三军团在习水县回尤场召开了干部动员大会·毛泽东亲自到会做动员报告,他深刻他说明了当前战斗的重要意义,并说,敌人就象手上的五个指头,我们要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把它割掉,要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最后他号召大家勇敢战斗,为消灭周浑元、吴奇伟纵队而努力,干部会后,各连队分别进行了动员。广大指战员纷纷请战,摩拳擦掌,斗志昂扬。

  “没有全局在胸,是不会真的投下一着好棋子的。”毛泽东指挥战争,总是全局在胸,有一个贯通全战略阶段乃至几个战略阶段的长时期的方针,既部署正兵,又部署奇兵,既考虑主攻方向,又考虑牵制方向,既慎重初战,又考虑第二仗、第三仗以致最后一仗的打法。中央红军重返黔北以后。毛泽东决心打一次大仗,根据敌情变化,他果断地决定:以红五军团三十六团在北面良村、双龙场一带阻止四川追敌;以红一、三军团及干部团夺取桐梓、娄山关,重占遵义。

  这次战役,以红五军团担任后卫,红五军团则以红三十七团力后卫,军团宣传部长张际春带一部电台来到三十七团,传达军委要他们停止前进,迅速占领有利地形,准备阻击北面来敌的指示。他说:三十七团“这次是配合主力重占桐梓、娄山关,回师遵义。敌人不来则罢,若来一定不善,任务很艰巨。军委指示我们以运动防御的手段;把敌人顶住三天或更多的时间。从现在起我们直接受军委指挥。”红三十七团团长李屏仁、政委谢良等听说红军准备在娄山关和遵义打大仗,又是毛泽东亲自指挥,都非常兴奋他说:“行呵!一138——咱们这回又要打个漂亮仗啦!”广大指战员对完成这一任务信心十足。

  红三十七团巧施妙计,声东击西,诱敌牵敌,逐步把敌人引向温水方向,待敌人获知红军仅有一个团兵力,大呼“上当”时,红三十六团已经把川敌三个旅九个团的兵力牵制了六天之久,有力地保证了主力红军再度夺取桐梓、娄山关、遵义的伟大胜利。指战员欢呼雀跃他说:“毛主席指挥真英明,我们在这里‘牵牛’,兄弟部队在那里‘宰猪’呢!”

  在红五军团三十七团北线阻敌的同时,红一、三军团与干部团胜利地进行了遵义战役。

  初战是攻克桐梓,军委规定红一、三军团于24日会攻桐梓,由一军团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以一师一团为前卫,于24日晚抵达桐梓,随即攻城,战斗不到两小时,守敌两个连即弃城向松坎方向逃窜,红一团进攻桐粹,切断了黔军的南北联系。

  初战胜利,红军指战员斗志更旺,王家烈却慌了手脚。25日,他致电薛岳告急求援,告以遵义“只驻第一团全部,担任卫戌,”请“飞令各师,兼程到遵增援,以收歼灭之效。”滇军孙渡深恐落到黔军同样命运,自感孤危,于27日致电王家烈联络,称共军“攻陷桐梓,不胜悬念。贵部现在何处,及匪情有无变化,希随时电示,以便连络协剿为要。”蒋介石担心遵义有失,急令薛岳派兵增援,薛岳立派两师人速渡乌江,增援遵义,正适合毛泽东在运动中打援的要求。

  毛泽东设计了第二仗,攻占娄山关。

  娄山关,雄踞大娄山脉中段,海拔1400多米,关口1280米。中间公路十步一弯,八步一拐,地势险要,周围是崇山峻岭,悬崖峭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誉。娄山关是川黔两省交通要道,是黔北门户,遵义屏障,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王家烈很重视娄山关的防守。派其精锐部队第六、第十五等团防守,由其第一旅旅长杜肇华亲自指挥,杜的指挥部设在娄山关以南山脚下的黑神庙。

  夺取娄山关,是遵义战役的关键一着。这一仗,关系到红军能否歼灭黔军,再占遵义,也关系到能否歼灭援敌中央军,扭转战局。2月24日晚红一军团攻占桐粹后,当晚24时军委发出指示:应乘虚占领娄山关,以便我军以后作战和转移。夺取娄山关的主攻任务交给了红一、三军团,并由彭德怀、杨尚昆统一指挥。红三军团到达桐梓后,立即辉师南进,向娄山关进军。

  毛泽东和军委规定每个军团都确定一个团作军委预备队,必要时直接指挥预备队作战。红三军团确定第十三团作军委预备队。毛泽东亲自给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打电话下达命令;速令十三团务必于今日(2月25日)天黑前攻下娄山关,占领点金山。彭德怀迅速向红十三团团长彭雪枫传达毛泽东的命令,要求他们一定要按时完成任务。

  彭雪枫亲自对部队进行简短有力的动员,随即率部冒——140一着毛毛细雨向娄山关进发。红十三团以迅速敏捷、机智勇猛的动作,首先夺取了娄山关隘口两侧的制高点——点金山和大小尖山,并于当晚夺取了娄山关口。击退了敌人的疯狂反扑后,红十二团留一营在关口向板桥方向警戒,团主力退回关下向桐棒方向宿营。

  当晚23时,军委发出了《关于我军消灭娄山关黔敌夺取遵义的指示》,决定:“我野战军应以一部阻滞四川追敌主力,坚决消灭娄山关黔敌,乘胜夺取遵义城,以开展战局”:“我一、三两军团及干部团统归彭(德怀)、杨(尚昆)指挥,应干明26日迂回攻击娄山关、黑神庙之敌,坚决消灭之,并乘胜直取遵义,以开赤化黔北的关健。”

  彭德怀、杨尚昆立即指挥第十、十一、十二团投入战斗,命令第十二团协助第十三团从正面向娄山关以南之敌实施冲击,以第十、十一团从东面迂回板桥之敌,配合正面部队突击敌人。井指挥红一军团由长岗、大银厂出发,向石炭关进攻,攻占后,继向黑神庙东南之侧后迁回。

  敌人企图夺回娄山关口。王家烈命令旅长杜肇华不惜一切代价“扼守待援”;命令其第四团沿道桐公路北上,从中路增援退踞娄山关南坡的部队;以其第十团、第十六团从板桥出发,从左右两翼包抄,企图配合中路一举夺回娄山关口。

  敌我双方都在抢时间,比速度。

  红军各路部队按照彭、杨命令迅速行动。25日夜,细雨寒风,道路泥泞。

  红十二团于午夜12时从桐梓城出发,向娄山关疾进。红十团、红十一团连夜从东侧迂回。红一军团第一团抢占了石炭关。

  “飞将军自重宵入。”在团长邓国清、政委张爱萍率领下的红十一团,经过一夜急行军,于26日拂晓突然出现在板桥附近,迅猛地向镇里发动冲击,敌人惊慌失措,伤亡惨重,仓皇逃窜。

  26日,娄山关南坡守敌第六团连续组织反扑。红十三团连续击退了敌人的反扑,牢牢控制了娄山关口。红十二团接替十二团后,又连续击退了敌人的反扑,并组织突击队冲破敌人的防线。突击队二营五连连续突破了敌人沿公路设置的八九道障碍,把敌人赶到了娄山关下面的黑神庙。战斗进行中,红十二团政委钟赤兵腿部负伤,由苏振华继任,参谋长孔权亦负伤。

  战斗进行至下午8时,王家烈驻守在娄山关、板桥一带的四个团大部被歼,残敌向遵义逃跑。娄山关再度为红军占领,为回师遵义打开了通路。

  红军告捷,敌军告急。26日,王家烈连续向薛岳发出告急电报,其中一份电报说:“我杜(肇华)旅在红花园、黑神庙、小箐、观音阁一带,与匪三师约万人,于有(25)日晨9时激战至育(26日)晚,伤亡极重。第六团、第十五团共计伤亡官兵六百余名。因陷匪重围,以致失利。”“现匪先头已进至板桥南端之观音阁。查其企图,似有扑遵之势。遵城兵力太单薄,守亦不易,现固守待援。②”红军在娄山关把王家烈打痛了,王家烈坚守遵义城的信心动摇了。

  在红军重占娄山关后的一天,毛泽东从桐梓出发,登上了娄山关顶。向遵义方向望去,浩浩荡荡的红军队伍正兴高采烈地向遵义前进,而一批一批的俘虏则哭丧着脸向桐梓方向走去。毛泽东找来红军指战员谈话,询问战斗情况,热情鼓励战士们努力杀敌,多抓俘虏。毛泽东又叫来了几个俘虏兵,询问他们是哪一部分的,什么时候到遵义地区来的?了解敌方情况。

  毛泽东为取得长征以来第一次大的胜利而感到欣慰,他登上娄山关顶,

  极目四望,豪情满怀,文思潮涌,在“马背上”哼成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词章:忆秦娥娄山关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接着,毛泽东挥师进行了第三仗:重占遵义,当娄山关战斗正在紧张进行的时候,毛泽东就在谋划夺取遵义及其以后的战斗了。根据毛泽东的作战意图,红三军团十三团特派员欧致富奉命带两个连,连夜驰往鸭溪和倒流水实施侦察。

  26日,红军占领娄山关、板桥之后,军委指示:估计遵义较空虚,薛敌韩汉英的九十三师和唐云山的五十九师今日以前不能到遵。一、三军团仍由彭、杨指挥、应乘敌喘息未定,跟追直下遵义,并准备打击援遵的韩、唐两师。

  红三军团和红一军团以雷霆万钧之势向遵义方向迅速猛推进,于27日拂晓进抵董公寺、飞来石一带。当天下午三时,军委鉴于遵义守敌除原有第一团外,其在鸭溪、湄潭之数团均可于今晚赶到,薛岳部的九十二、五十九两师可能干28日下午到遵义的情况,决心迅速解决遵义守敌,占领遵义。为此发布指示强调指出,情况如此迫切,而又是转圜战局的战役,要求红一、三军团集中全力实行迁回,务期于27日歼敌,勿使良机稍纵。

  27日下午,红三军团逼近遵义城外,于黄昏时占领了遵义新城。为迅速攻克遵义老城,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亲自与红十一团政委张爱萍。团参谋长蓝国清一起到阵地前沿侦察敌情,观察地形,部署夜间的战斗。邓萍给团、营干部传达了彭军团长的决心:一定要在今天晚上攻下遵义城,以便明天歼灭增援遵义的中央军。正观察时,突然,敌人的冷枪击中了邓萍头部,不幸牺牲。邓萍是红军的优秀指挥员,英勇善战,深受红军战士的爱戴,邓萍的牺牲,红军战士深感悲痛,更激发了大家夺取遵义老城的决心。

  当晚,红十一、十二、十三团向遵义老城发动猛攻,击溃残敌,终于在28日凌晨,赶在援敌中央军到来之前再次解放了遵义城。

  邓萍牺牲后,红三军团首长致电中央,要求叶剑英去接任,中央同意了三军团的要求,于是叶剑英在转圜战局的关键时刻就任红三军团参谋长。

  打援战斗即将开始,27日,军委命令红一、三军团于当夜解决遵义老城残敌后,随即以精锐部队乘势跟追溃退之敌,直到与来援敌中央军接触,以侦察敌人的部署。并要求把部队集结在遵义城南适当地点,准备28日打援。还命令红五、九军团主力进到泅渡以南,作打援预备队。

  吴奇伟率五十九、九十三两个师增援来了,王家烈好似捞到了救命稻草,非常高兴,27日下午3时,王家烈带着一排手枪兵前往忠庄铺会晤吴奇伟,策划反攻遵义的计划,王家烈兴高采烈他说:“中央军及时开到,遵义就有办法了。”吴、王同定:川黔公路(不含)以西,由吴部两个师向红花岗进攻,川黔公路(含)以东,由黔军第八团防守。指挥所位于忠庄铺北端。定于28日上午10时开始进攻。

  红军进行了严密部署:红三军团以十团、十三团控制遵义附近制高点:老鸦山、红花岗、插旗山、碧云峰一线的山头,构筑防御阵地;以红十二团在遵义通贵阳的公路以西迂回,向敌侧背进攻,配合正面防守;以红一军团的三团和红三军团的十一团分别向懒板凳(今南白镇)和鸭溪方向迎敌、引敌;以红一军团主力进至遵义东南之水师坝及其东北地区,准备打击授敌,断敌退路。

  老鸦山,位于遵义城西南,离城约二公里;红花岗,位于遵义城南约一公里,与老鸦山毗邻。两山并立,构成遵义城南面的天然屏障。红三军团部署了兵力坚守。

  28日上午,红三团和红十一团出发诱敌、红三团到达懒板凳时与敌先头部队接触,红十一团也在去鸭溪途中与敌接火。两个团采取宽正面的运动防御战术,节节抗击,消耗、疲劳敌人。把敌人引到遵义城外后,红十一团即进入红花岗阵地固守,红三团也依山构筑工事,坚决抗击敌人的进攻。

  吴奇伟的两个师是强敌,武器精良,弹药充足,战斗力强,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然而它孤军突击,立足未稳,适合红军打歼灭战的要求。敌人被牵到了遵义城外,它以主力向红花岗、老鸦山一线红军阵地展开猛攻,企图二举夺取制高点,歼灭红军,夺回遵义,敌人炮火极为猛烈,打得阵地上树断枝折,石飞草燃。敌人向红十一团坚守的红花岗阵地猛攻,实施集团冲锋,均被击退。敌人转而向坚守老鸦山主峰的红十团进攻,以一个多师的兵力轮番进攻,正面攻不上就从侧面攻,并出动飞机助战,一度攻占了老鸦山王峰。战斗中红十团参谋长钟伟剑壮烈牺牲。

  军委命令:老鸦山阵地必须夺回来。彭德怀命令军委干部团从北向南进攻,红十一团从左侧仰攻,配合红十团进行坚持反击,迅速地夺回了老鸦山主峰。敌人不甘心苦战夺来的王峰又复失去,又一次次地发动冲锋,总是遗尸阵前,失败而归。

  敌人继续向红十一团红花岗阵地和红十团插旗山阵地发动猛攻,同样地未能前进一步。

  是出击的时候了。在战斗最紧张的时刻,毛泽东和朱德命令红一军团立即出动。一军团接今后,迅速沿遵义城东南山脚,绕到敌侧翼一个山梁的松林里隐蔽集结,准备突击敌后续部队,同时派出一支部队直捣敌忠庄铺指挥所。

  总攻即将开始,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对军团侦察科长刘忠说:“你速去传达命令,告诉一师二师首长,敌二梯队正向前面山上运动”趁敌立足未稳,向正面运动之敌,进行猛烈的攻击。③”红一、二师首长接令后,立即向敌二梯队正面运动之敌发动猛攻。顿时,打乱了敌人的阵脚,敌后续部队撤退了,进攻部队惊慌了,敌机轰炸扫射弄不清目标了。敌西师之众迅即陷入了红军的重围。

  下午五时许,红军发动总攻。红十二团、十一团的迂回部队逼近了敌人的背后,红一、三军团同时向敌展开猛攻,锐不可当,敌人“兵败如山倒”,闻风而逃。

  当天下午二时,吴奇伟察觉红军正迂回其忠庄铺指挥所,战局非常不利,即与王家烈商量,决定撤退,并向薛岳报告,薛岳令其撤回乌江北岸防守,

  不许退回南岸。下午四时。吴奇伟乘汽车向南逃跑,王家烈向黔西南窜去。吴、王只顾自己逃命,已经掌握不了部队。

  残敌疯狂逃窜,军委命令:一、三军团要不顾一切疲劳,乘胜猛追,强调“这一追击的决战,关系全局的胜负,无论如何要扩大战果到消灭其全部,不得丝毫动摇,”红一、三军团兵分两路向懒板凳和鸭溪方向猛追逃敌,红军指战员高喊着:“冲吁!杀呀!猛打猛追呀!不让敌人逃跑一个呀!开展缴枪捉俘虏比赛呀!把敌人追到乌江喝水呀!”的口号,连夜向乌江边穷迫不舍,敌人已无招架之为,到处可以抓到俘虏。吴奇伟因兵败遵义,无法向薛岳交代,急得痛哭流涕,在到刀靶水(距乌江渡约15里)时,他哀伤他说:“好,我就死在这里吧!”他的参谋和卫士挟着吴奇伟向乌江渡逃跑,逃过乌江后,见红军已迫近江边,害怕红军神速地占领浮桥,南渡乌江继续猛追,使命斩断固定在南岸的桥索,浮桥被急波冲断,正在浮桥上的蒋军官兵,一齐栽入乌江。被丢在乌江北岸的1800余人,乖乖的缴枪当了俘虏。吴奇伟的两师——148—兵马大部被歼,这是一场漂亮的歼灭战。

  3月1日,遵义战役胜利结束。这次战役战场广大,整个乌江北岸战火纷飞,红军3万余众,在军委和毛泽东的指挥下,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连续作战,猛打猛追,取得了歼灭和击溃敌两个师和八个团,俘敌近三千的伟大胜利。

  遵义大捷,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取得的一次最大胜利,重振了红军的军威,极大地振奋了广大指战员的士气。指战员们异口同声他说:“毛主席一指挥就打胜仗!”红军战士称毛泽东是当代的“诸葛亮”。

  遵义战役的胜利,在敌人营垒中引起了震惊。蒋介石暴跳如雷,哀叹这是“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他给部下打气,写长信给吴奇伟,勉励他“雪遵义失败之耻”,要求他今后“对飘忽无定之共军作战要慎重。”

  遵义战役中王家烈损失惨重,他痛心疾首,自请处分。蒋介石借机排除异已,削去了王家烈的贵州省主席职务,稍后又削去了他的军长职务,攫取了贵州的军政大权。

  二渡赤水,遵义大捷,充分表现了毛泽东指挥艺术的高超,充分显示了高度机动灵活的运动战的巨大威力。


  【注】
  ①胡羽高:《共匪西窜记》。
  ②《红军长征在贵州史料选辑》第588页。
  ③刘忠:《长征的尖岳》,《风展红旗》(1)第41页。
  

〔共41頁〕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上一頁 下一頁

 

 

 

 

bob体育竞猜网首页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b0b体育平台下载 ©.

 

环球国际中文网beplay澳门官方bob娱乐直播千亿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