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荐读 >> “飞夺泸定桥”又成了虚构的?
 
  

“飞夺泸定桥”又成了虚构的?

 

文/梓斌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6年10月21日 bob体育竞猜网首页整理编辑
 

  “大渡桥横铁索寒”,毛泽东在《七律·长征》中的这句描写,让红军飞夺泸定桥的壮举变得家喻户晓。

  1935年5月29日, 红2师4团赶到泸定桥。此刻,桥上只剩下13根铁索。16时整,由连长廖大珠等22人组成的突击队,踩着摇晃的索链向对岸冲去,一个队员倒下了,后面的仍奋勇向前……至19时,红4团击溃川军,一举占领泸定城。

  这一仗,也成为中央红军长征路上最为精彩的经典之战。

  然而,一些人却打着“还原真相”的旗号,对“飞夺泸定桥”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

  质疑一:为何要留13根铁索?红军能夺桥靠的是与川军的“默契”?



大渡河上的泸定桥(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有人认为,红军战士之所以能够飞夺泸定桥,是因为与川军达成了某种“默契”,守桥的刘文辉部队才没有炸掉铁索。事实是这样的吗?

  中央红军行至四川后,与其作战的四川军阀部队主要是刘湘和刘文辉部。

  据《中国军事科学》编辑于兴卫考证,红军抢占安顺场后,刘文辉命令袁国瑞率第4旅火速增援泸定桥。蒋介石曾令刘文辉炸桥。刘文辉之所以未炸,是因为泸定桥是连接川藏的唯一通道,把桥炸了会激起民愤,而且自己的部队也没有了退路,何况炸桥之后重修代价太大。为应付蒋介石,他提出了另一替代办法:如守不住就用煤油烧桥,事实上其部队在泸定桥也是这么做的。

  参加过飞夺泸定桥作战的杨成武将军在回忆录《忆长征》中曾写下这样的画面:战士魏小三最早牺牲,从桥上脱手落入河中。接着,中了弹的刘大贵也趴在铁索不动了。紧跟着,刘大贵落入水中。不料对岸燃起火来,铁索烧得发烫,冲在前面的刘金山始终抓着铁链,手臂下的疤痕,正是匍匐在铁索上烫下的伤痕。

  如果红军真与敌人有了某种“默契”,战斗恐怕不会如此惨烈。

  质疑二:从战术上讲,“飞夺泸定桥”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么我们就从战术角度分析一下:

  先说红军的行军速度。红4团从28日清晨到29日清晨奔袭120公里,“昼夜兼程二百四”是很可能的。红军官兵常年在山野地区穿插作战,特别是红1军团素有急行军传统,所辖5团曾在长征中创造过奔袭160里(80公里)夺取鸭溪的战例。后来的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时期,我军同样创造过昼夜行军240里(1947年秋清风店战役)、14小时疾进145里(1950年冬从山区穿插三所里)的战场奇迹。

  至于红军22勇士攀爬铁索桥“能否打枪”,这个问题在现代人看来可能比较麻烦,但对于当年长期翻山越野、经验丰富的红军官兵来说,在铁索桥上用驳壳枪射击、投掷手榴弹都不算难事。而且,夺取泸定桥战斗并非只靠桥上的22个人,岸边,红4团集中了所有轻重机枪、迫击炮用于压制敌方火力,掩护阵地长达百米。这一战法在突破乌江、金沙江、安顺场时都用过,实战效果很好。

  今年10月16日逝世的飞夺泸定桥“英雄排长”、106岁将军王茂全曾回忆,他当时作为机枪手用凶猛的火力掩护着战友们飞速爬过13根碗口粗细的铁索,最终他和战友冒着熊熊燃烧的大火,占领了桥的对岸。

  更重要的是,西岸红军在泸定桥激战时,红军右路军已经夺取了大渡河东岸下游的据点。红军的两路突进,很快给布防泸定的敌军造成了巨大战场压力,促使其战意衰退,抵抗很快瓦解。可以说,红军围绕夺取泸定桥实施的一系列军事行动,堪称根据严峻形势实事求是、随机应变打出的一套“组合拳”。无论抢夺安顺场还是飞夺泸定桥,红军都将机动作战灵活、迅速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其强攻掩护渡河的打法更是深谙“以局部优势火力猛攻敌薄弱一点”之战术精髓。

  可惜的是,22名勇士的姓名大部分已无从查考,在《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战史》中留有姓名的仅5人。

  质疑三:在泸定桥根本没有战斗,当时国民党无数通讯没有一份讲泸定桥打了仗?

  这一说法显然缺少充分的史料调研。

  在台湾“国史馆”有一份西康军阀刘文辉发给蒋介石的电报,称:“泸定桥李团与沿河之匪奋战。”时间是1935年5月29日,恰是红军“飞夺泸定桥”之日。此处“奋战”一词,无疑说明那些否定泸定桥发生过战斗的说法是错误的。

  还原历史,那一战到底发生什么?

  据于兴卫考证,蒋介石对大渡河围堵红军的作用十分看重,并决计在此消灭红军。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经会理、德昌、泸沽向大渡河挺进。这条路线与72年前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渡过金沙江后走的路线非常相似。因为此处只有这一条道可走,左为天险雅砻江和大雪山山脉,右为地势更为复杂、无法补充给养的彝区大凉山。蒋介石认为此时全歼中央红军时机已到,遂调动近20万军队,企图将中央红军围歼于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雅砻江以东地区。

  红军开始选择的渡河地点在安顺场。红军到达大渡河南岸安顺场虽然占领了渡口,但危机并没有因此解除。由于安顺场水深流急,无法架设浮桥,而红军仅找到4只小船,大部队难以迅速过河。5月26日,毛泽东同周恩来、朱德到达安顺场,听取刘伯承、聂荣臻的汇报后,决定中央红军主力火速抢占距离安顺场320里的泸定桥。由林彪率红一军团第二师和红五军团为左纵队,沿大渡河右岸前进;由刘伯承、聂荣臻率红一军团第一师为右纵队,沿大渡河左岸前进,互相策应,限期夺取泸定桥。在后有追兵的危急情势下,能否夺取大渡河唯一的这座桥梁──泸定桥,就成为红军是否能够胜利渡河、脱离险境的关键。

  泸定桥距安顺场320里,全是山路,一面是悬崖陡壁,一面是奔腾咆哮的大渡河,河边是坎坷不平的羊肠小道。从安顺场到泸定桥,作为左纵队前锋的红二师四团27日早上从安顺场出发,一面行军,一面打仗,头一天行程仅80余里。次日凌晨,朱德命令左、右两纵队之先头部队,要他们29日赶到泸定桥。这样余下的240里要在一天时间走完,何况当时还下着大雨,其困难可想有多大。在红四团向泸定桥急行军的时候,对岸川军刘文辉的部队向泸定桥增援。后来对岸敌人累得不行宿营了,红四团战士还在拼命往前赶,最后硬是创造了一天一夜急行军240里的奇迹,于29日清晨抢占了泸定桥的西桥头。

  红军赶到时,桥上只剩下光溜溜的几根铁索,上面的木板被拆得七零八落。面对困难,红军战士勇往直前,义无反顾,22位勇士组织成突击梯队,攀着桥栏踏着铁索向对岸冲;其他部队跟在后面,边冲锋边铺木板。突击队员刚冲到东桥头,敌人就放起火来,东桥头顿时被熊熊大火包围。红军勇士奋不顾身冲进大火,穿过滚滚浓烟,展开生死搏斗,敌人最终丢桥溃逃。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新社、参考消息、河北新闻网)


  ·延伸阅读·


飞夺泸定桥是假的?委座说了算!

  作者:双石 来源:察网


  “飞夺泸定桥是假的”,这个话题已经被人炒作了数十年了。

  重复论证一个论题,重复讨论一个话题,是很累人的,是很考验人的忍耐力的。因为要对这事儿发难的人,是根本没有兴趣没有耐烦看你的论据和论证的!左研究,右讨论,横竖是挡不住人家一句“不信”──你那是土鳖自己的宣传,自说自话,关起门来唱凯歌,没有公信公证力的!至于留在天朝大陆的前果将的回忆文字,那是土鳖拿左轮儿顶着人脑门子逼着人家的写的,不作数滴!

  这个理由很V5很强大哈?很能为难人哈?

  既然土鳖说了不算,那么各位看看这么着成不成:咱请土鳖当年的对手出来说道说道咋样?比如常公凯申?也就是蒋中正,蒋介石,蒋委员长,当年国民党军最高统帅,后来被人誉为凯申物流总裁的常凯申!他说的话,他写的手令,嘿嘿嘿嘿,应该是作数,还是不作数耶?

  要不,咱就从红四团昼夜兼程疾行200余里赶到泸定桥头那天说起?

  那天中午11时(1935年5月29日),常公给尾追土鳖的果中央军部队总指挥薛公伯陵发出一份手令──

  ●薛总指挥:

  匪一部虽于宥日(26日)在安庆坝偷渡,然其数只二三百人,故其主力今在何处尚未发觉。当匪偷渡时,我刘部守冕宁邓旅(即刘文辉部之邓秀廷旅──编者)之营其夷兵叛变以为响导也,幸今已击灭。我追击部队应先集中于泸沽与松林一带,然后派一纵队先进取冕宁,构筑工事,但对于泸沽东侧之昭觉方面亦应切实警戒,然后主力向登相营、越西前进。惟对登相营前进时应特别注意匪部之设伏,故严令各部广正面之搜索警戒与前后各部队切实联系也。切令各部对夷番应特别注意抚慰宣传。

  中正○○[1]


  看见没有?土鳖先头部队红四团已经赶到泸定桥西桥头了,已经准备要夺桥了,果军最高统帅蒋介石却连四天前安顺场强渡的事儿还没整清爽,而且还不知道土鳖主力究竟在何处,正往哪儿前进!还跟薛长官伯陵叨叨着“小心走,慢慢走”!请问,红四团乃至整个土鳖的机动速度,用“飞”字儿来形容一哈,有没得啥子问题?

  当天下午4时,红四团22勇士在强大火力掩护下,攀铁索向泸定桥东桥头发起攻击。与此同时,东岸红一军团一师部队节节推进,也向距泸定城50里开外的龙八埠敌旅部发起攻击,这大大震撼和动摇了泸定守军的守桥信心,迫使其作出无可奈何的选择──逃跑!

  土鳖“飞”到了泸定桥,夺下了泸定桥,用“飞夺”二字来形容一哈,有问题么?

  怎么,有人认为有问题?那俺怯怯地问一句:你请示过常公──也就是蒋委员长没得?

  委座他老人家,认为这个这个……这个是没得啥子了问题的哈!

  要不各位瞅瞅,泸定桥换了主人的的第二天──1935年5月30日,常公给薛长官的手令是咋说道的──

  ●薛总指挥:

  据驻守富林之王旅长(王泽浚──编者)报称该部南岸大树堡附近据土民称,匪已向安庆(顺)场方面窜去。综合各方报告,残匪主力沿大渡河右岸(注:即西岸)向泸定、康定进窜乃可证实。望照昨电以一纵队进驻冕宁,其余主力从速急进,待到达越西后再定第二期进展部署,并望于鱼日(6月6日──编者)前集中越西为要。

  中正○○另以此意电告龙总司令[2]


  瞅见没?泸定桥日前已换了主人,委座他才知道“残匪主力沿大渡河右岸向泸定、康定进窜乃可证实”,那么中央红军“飞夺泸定桥”这“飞夺”二字,还有什么问题么?──这可是委座他老人家,亲笔手令批示了的哈!

  当天晚上,委座终于得悉:“昨日朱匪已到泸定攻城”[3]

  这个时候,他老人家才开始着急忙慌地要薛岳等各路追剿军长官赶紧着,发力加速。

  次日──泸定桥换了主人的两日后(1935年5月31日),委座分别向薛岳、李韫珩、龙云发出手令──

  ●薛总指挥:

  一、残匪艳午已到泸定与我守城刘部激战中。

  二、大树堡之匪全向泸定退窜。

  三、杨森部正向安顺场上游推进中。

  四、匪踪既明,我军前进不须如前日各电之持重,应令李抱冰纵队除酌留防守冕宁守城部队之外,其余直向康定急进。兄率其余各部经越嶲至大树堡候令。对于德昌、西昌不必留队防守,惟在越巂须酌留一二团兵力候令再撤。切盼灰日以前能到达大树堡集中,如何!

  中正,世巳手令。[4]


  ●李军长抱冰兄:

  残匪艳午已到泸定附近,与我刘部激战中。现在匪踪既明,我军前进不必持重。兄部到达冕宁时可酌留一团,选其能严守纪律抚慰夷番之团营留守。其余应兼程向康定驰进,并望于鱼日前到达康定,本日已到何地,途中困难情况如何,盼复。

  中正○○[5]


  ●龙总司令勋鉴:

  残匪主力艳午已到泸定附近,与我守城部队对战中。应令我追剿部队以李抱冰与刘[元璋]部并为一纵队,由冕宁向康定驰进,其余主力出越嶲出大树堡候令为要。匪既入康,我滇北无大顾虑,可酌调—部回滇中,并请调一、二团兵力到盘江八属接犹部(黔军犹国材部──编者)之防,俾该部可以集中安仁整编,究派何队何时接防,请兄与墨三(顾祝同字──编者)兄直接电商,速派为盼。

  贵恙如何甚念。中正手启[6]


  直到晚上,委座他老人家才得悉“残匪艳午已到泸定与我守城刘部激战中”的最后结果:泸定城,换了主人!然而他人家在当日“反省录”中的叨叨,给人的感觉却是怪怪的──

  朱毛残匪窜陷泸定,我薛路能遵令追剿,实足令寒匪胆而张军威也。[7]

  好了,笔者把常公手令这个大杀器送给各位了──以后各位要再遇到了问“泸定桥打没打过仗”、“飞夺泸定桥是真的还是假的”这类问题的朋友,甭再费口舌花功夫讲道理,直接就奉上委座手令请他念,大声念!要还不服,让他们跟先总统蒋公──凯申物流大总裁,PK去!

  注释

  [1]《蒋介石关于中央红军在安庆坝偷渡大渡河给薛岳电(1935年5月29日11时)》,贺国光编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谋团大事记》第167页(手令影印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图书馆1986年9月翻印。(5月29日11时发出)
  [2]《蒋介石关于速向越巂急进给龙云、薛岳电(1935年5月30日)》,贺国光编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谋团大事记》第166页(手令影印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图书馆1986年9月翻印。(5月30日手书)
  [3]《蒋介石1935年5月反省录(1935年5月30日)》。《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民国二十四年五至七月(上)》([台湾]高素兰编著)第170──第171页,国史馆2008年11月初版。
  [4]《蒋介石关于向康定急进给薛岳的手令(1935年5月31日)》,贺国光编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谋团大事记》第168──第169页(手令影印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图书馆1986年9月翻印。(5月31日手书)
  [5]《蒋介石关于向康定急进给李韫珩的手令(1935年5月31日)》,贺国光编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谋团大事记》第175页(手令影印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图书馆1986年9月翻印。(5月31日手书)
  [6]《蒋介石关于滇军可酌调一部回滇中给龙云的手令(1935年5月31日)》,贺国光编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谋团大事记》第175页(手令影印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图书馆1986年9月翻印。(5月31日手书)
  [7]《蒋介石1935年5月反省录(1935年5月31日)》,《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民国二十四年五至七月(上)》([台湾]高素兰编著)第182页,国史馆2008年11月初版。











蒋介石电令手稿
 
 
 

 

bob体育竞猜网首页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b0b体育平台下载 ©.
 
 

87407273.cnxiaocaoqun.cnbob娱乐直播龙8娱乐开户送96元金币